首页 >民生历史

滴滴插足外卖市场姿势比胜负更重要

2018-09-07 16:37:45 | 来源: 民生历史

滴滴插足外卖市场: “姿势”比胜负更重要

1914年6月28日,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视察时,被一名塞尔维亚青年枪杀。

以此为导火索,一战爆发,英、法、德、俄等国家相继加入战争,形成了相互敌对的两个阵营:同盟国和协约国,两个帝国主义集团之间开启抢地盘大战。如果追本溯源的话,英王乔治五世,德皇威廉二世,俄皇尼古拉二世都是表兄弟,他们都是维多利亚女王大家族的成员,可以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。

而最近在出行和外卖领域,滴滴和美团的全面开火,很像一战中的表兄弟之间的厮杀。滴滴和美团这两家公司之间,也可以说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也是有着共同投资方的表兄弟。

这两家公司背后不仅都有战略投资者腾讯,两者在对方领域又都互有投资,最近美团刚刚全资收购了摩拜,进军共享单车领域。而滴滴则是共享单车ofo的投资方,还战略投资了饿了么。而最近,阿里巴巴又重金收购了饿了么。同时,在滴滴最近两轮的融资中,软银都是投了重金,而软银同时又是阿里巴巴最重要的投资机构。滴滴和美团之间的关系,可以说是剪不断,理还乱。

而在各自的领域,滴滴和美团又都绝对是垄断者的地位。自从2016年滴滴和Uber中国以后,滴滴便在中国的约车和出行市场,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。而在外卖市场,美团也目前处于领先地位,国家信息中心发布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(2018)》显示美团外卖占据了62%的国内市场份额。

既然大家都是各自领域的老大,都是有身份的人,各自相安无事不好吗,为什么非要把手伸到对方的锅里去呢?这事儿谁都不要怪,怪就怪资本的贪婪本性。

2017年2月14日这一天,是一个关于爱的节日,对于美团和滴滴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。这一天,王兴和程维在一起吃了一顿饭,美团正式开始在南京试水约车业务。

就在很多人认为,美团打车只是给投资人摆个姿态的时候,美团在2018年却动真格的了。3月21日,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,据美团方面表示,进入上海首日,美团日订单量突破15万单,第二天达到25万单。第三天,订单量最终突破30万。这也可以说是美团打车正式叫板滴滴的信号。

与此同时

滴滴插足外卖市场姿势比胜负更重要

,美团打车已迅速拿下进驻市场1/3的市场份额,美团曾提出一年内要获得约车20%的市场份额。

尔要战,便战。面对美团的咄咄逼人,程维也毫不示弱。在美团进军滴滴后院的同时,滴滴也开始进行防守反击。去年12月,滴滴就被爆开始试水外卖业务。4月1日,滴滴外卖率先在无锡上线,并向全职忠诚骑手开出1万元的保底月薪,兼职为主的自由骑手则可以得到双倍奖励,薪资待遇高于美团。随后还将入驻全国九大城市,包括无锡、南京、长沙、福州、济南、宁波、温州、成都和厦门。

于是,在美团打车已迅速拿下进驻市场1/3的市场份额的10天后,滴滴也宣布拿下了无锡外卖市场1/3的份额。

现在真是越来越好玩了。共享出行和外卖领域,难道真是没有啥门槛,仅仅靠补贴和砸钱就能够换来市场吗?

先说业务复杂度。对于约车,需要连接司机和乘客两方,主要是接人、送人两个履约环节。流程相对比较短,复杂度不高,而且主要在小区外主干路完成服务,没有小区内部和室内导航问题。正因为约车流程并不复杂,收益还比较高,美团才会横下心来进军出行领域,提高自己公司的估值。有专业人士分析,如果真要拿下出行市场20%的份额,美团的估值将会提高100亿美金。

而对于外卖,则需要连接商家、骑手、顾客的三方,需要骑行、取餐、交付等多个履约环节程。流程比较长、程序复杂,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影响履约。

具体到骑手和用户来说,配送服务过程既有骑手在室外的通行,又有上下楼取餐和交付等室内任务,需要较高精度的小区内部导航和室内定位技术。

外卖拓展线下商家的难度大。对于出行领域,由于滴滴和其他约车已经进行过市场教育,市场已经比较成熟。美团只要靠补贴罗住司机,给用户提供一些好处,用户自然会尝试美团打车。

但对于外卖来说,滴滴拓展线下商家是一个难点。因为外卖除去需要连接骑手和顾客以外,还要对商家进行拓展。这些商家都是美团和大众点评,一点一点沉淀来的,滴滴想把这些商家快速整合起来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。

既然大家都是亲戚,在各自的市场也都大局已定,那么这一场仗为什么还要打呢?今天我看到王如晨的老师的一篇名为《滴滴美团炒来炒去,真像一场共谋》,观点比较有意思。说来说去,这场仗既不是为消费者打的,也不真要抢多少市场份额,而是打给资本方或者投资机构看的。通过这场战役,美团想告诉投资者,美团干出行也不难,可以玩转衣食住行。而滴滴也是一样,美团能干的,我滴滴也能干,Uber eats 模式在中国也能走得通。对于谁赢得这场战争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战争的态度和姿势。

熟悉历史的人应该知道,一战进行的很惨烈,协约国和同盟国之间损失都惨重。但在1919年,战争在没有分出胜负的情况下,由于流感和十月革命,突然就嘎然而止啦。最后,交战双方在美国调停之下进行了巴黎和谈,最终重新划分了世界格局。

而对于滴滴和美团之间的战争,肯定像一战一样打到两败俱伤。在合适的时候,肯定会有资本方像当时的美国一样站出来,召集和谈,根据战况重新划分地盘,重新划分利益格局。正如高晓松在最新一期的《晓说》里讲的那样,这叫手工打造新世界。

猜你喜欢